大数据区块链均已加持法院,区块链均已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认为,互联网法院不是类似于知识产权法院、金融法院那样的审理专门类型案件,体现审判专业化分工的专门法院。互联网法院应该探索司法体制在互联网时代会呈现出何种特征,运用何种互联网技术,一方面保证程序的公正和有效,另一方面又能够便利当事人参与诉讼,极大地提高审判效率,降低司法制度运行的成本。

“传统的审判流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数据信息从纸面转移到‘云’上或‘链’上,对应的立案、调解、送达、庭审、举证、质证等诉讼环节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需要建立相应的在线诉讼规则。与此同时,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涉互联网的新类型案件,通过典型个案裁判确立了一系列治理规则。”李少平说。

截至2019年10月31日,杭州、北京、广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互联网案件118764件,审结88401件,全流程在线审结80819件,在线庭审平均用时45分钟,案件平均审理周期约38天,比传统审理模式分别节约时间约3/5和1/2,法院通过电话、邮箱、微信、短信、公众号等在线送达文书96857次。

法院不要满足于调解结案

此外,三家互联网法院都已搭建了自己的区块链存证平台,背后更是有蚂蚁金服、华为、腾讯、百度等巨头提供技术支持。

部分诉讼环节可在移动端办理,司法区块链平台已投用

上述相关人士认为,未来移动微法院可能增加区块链功能模块,用于电子证据存储。目前,区块链可谓最火的司法技术。李少平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已建设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统一平台,完成超过1.94亿条数据上链存证固证,利用区块链技术分布式存储、防篡改的特点,有效保障证据的真实性,极大减轻法官认定证据的难度。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均已“加持”法院。

2019年是互联网诞生50周年,也是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25周年。

我国目前设立了三家互联网法院,对于其他普通法院,采用互联网技术开展审判工作的渠道将是移动微法院。李少平在12月4日的发布会上介绍,2019年3月,12个省开展移动微法院试点,依托微信小程序打造电子诉讼平台,将部分诉讼环节迁移到手机移动端办理。截至2019年10月31日,移动微法院实名注册用户达116万人,注册律师7.32万人,在线开展诉讼活动达314万件。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在发布会上介绍,未来“移动微法院”功能将高度集成整合,通过这一个平台全面实现在线诉讼服务、在线调解、在线审理、在线执行、在线公开等,丰富平台功能,优化使用体验。

最高人民法院还建设“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统一平台”,完成超过1.94亿条数据上链存证固证,有效保障证据的真实性。各地法院积极开发了各类智能化审判辅助系统,不同程度实现案件繁简甄别分流、法条及类案精准推送、自动生成文书、裁判风险偏离度预警等功能,成为法官办案和群众诉讼的有力辅助。

胡仕浩在发布会上介绍,最高法将积极研究在线诉讼新模式对诉讼理念、诉讼原则、诉讼规则带来的深刻影响。条件成熟时,推动立法机关制定专门的电子诉讼法,实现诉讼制度的创新与飞跃。

推动制定电子诉讼法

“互联网司法的深入发展是推动诉讼制度从工业化时代向信息化时代转型的强大动力。”参加“宪法e路行”主题公众开放日活动的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昆蔚感慨。

近年来,我国智慧法院建设高速推进,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均已规模化应用于审判工作。当事人已可以足不出户,通过互联网完成诉讼全流程。

除了探索在线诉讼程序规则,互联网司法还需要探索互联网案件实体裁判规则,成为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一环。

“随着智慧法院建设加速推进,传统的审判流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数据信息从纸面转移到‘云’上或‘链’上,立案、调解、送达、庭审、举证、质证等诉讼环节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需要建立在线诉讼规则。”李少平说。2017年8月18日,我国设立全球首家互联网法院——杭州互联网法院;2018年9月,又先后增设北京、广州互联网法院。

此外,三家互联网法院都已搭建了自己的区块链存证平台,背后更是有蚂蚁金服、华为、腾讯、百度等巨头提供技术支持。

法院不要满足于调解结案

“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白皮书,有特殊意义。”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李广宇说,白皮书为中英文双语版,中文全文约1.6万字,反映了中国法院互联网司法发展的基本路径、价值取向、主要举措和重要成果。

本案系我国首例大数据权属案。我院通过该案,首次明确了自然人信息、原始数据、大数据的权利属性与权利边界,同时赋予数据产品主体竞争性财产权益,确认其可以此作为权利基础获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为大数据产业者营造了有保障可预期的法治营商环境。杜前说。

上述相关人士认为,未来“移动微法院”可能增加区块链功能模块,用于电子证据存储。目前,区块链可谓最火的司法技术。李少平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已建设“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统一平台”,完成超过1.94亿条数据上链存证固证,利用区块链技术分布式存储、防篡改的特点,有效保障证据的真实性,极大减轻法官认定证据的难度。

在互联网法院建设不断深化的同时,最高法也在全国范围布局推进互联网司法工作。天津、上海、湖北、江苏、四川、福建、贵州等地法院,组建了互联网审判庭、合议庭或审判团队,丰富互联网司法的实践样本。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在发布会上介绍,未来移动微法院功能将高度集成整合,通过这一个平台全面实现在线诉讼服务、在线调解、在线审理、在线执行、在线公开等,丰富平台功能,优化使用体验。

胡仕浩在发布会上介绍,最高法将积极研究在线诉讼新模式对诉讼理念、诉讼原则、诉讼规则带来的深刻影响。条件成熟时,推动立法机关制定专门的“电子诉讼法”,实现诉讼制度的创新与飞跃。

三家互联网法院受理案件11万余件,案件平均审理周期缩短一半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均已加持法院。

目前,三家互联网法院均已审理了一些互联网行业新型案件,确立了相关的裁判规则。比如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淘宝诉美景公司案,对于确定互联网行业中大数据作为一种财产应该归谁所有具有重要意义。

据介绍,白皮书收录了10个互联网审判典型案例,以期为同类型互联网纠纷提供可借鉴的审判思路,也为社会公众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规范互联网从业者行为提供指引,推动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

该院经审理认为,该数据产品是淘宝公司在巨量原始数据基础上,通过提炼整合后形成的衍生数据产品,淘宝公司对此应享有财产权益;被告未经授权也未付出新的劳动创造,直接将该数据产品作为自己获取商业利益的工具,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等共200万元。

该院经审理认为,该数据产品是淘宝公司在巨量原始数据基础上,通过提炼整合后形成的衍生数据产品,淘宝公司对此应享有财产权益;被告未经授权也未付出新的劳动创造,直接将该数据产品作为自己获取商业利益的工具,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等共200万元。

12月4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法院特约监督员、互联网企业代表、中外媒体记者等70余人走进杭州互联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杨万明说,“互联网时代,人民法院如何‘用互联网方式审理互联网案件’?通过走进互联网法院,公众可以亲身体会到审判执行工作的可喜变化。”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介绍,这是中国法院发布的首部互联网司法白皮书,也是世界范围内首部介绍互联网时代司法创新发展的白皮书。

“随着平台经济的兴起,互联网新型纠纷案例在不断出现,法院要把握住平台经济发展的新趋势,对于当事人起诉到法院的案件,要着力打造精品,不要满足于调解结案,通过法院的裁判为新类型的经济活动确立规则。”薛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白皮书显示,互联网法院利用管辖集中化、案件类型化、审理专业化的优势,审理了一批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和规则示范意义的案件。比如,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有力打击了网络黑色产业。

然而,一位了解互联网法院运行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些案件即使涉网,也没有必要由互联网法院审理,那些简单的案件可以由普通法院审理,进而提高互联网法院的专业性。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认为,互联网法院不是类似于知识产权法院、金融法院那样的审理专门类型案件,体现审判专业化分工的专门法院。互联网法院应该探索司法体制在互联网时代会呈现出何种特征,运用何种互联网技术,一方面保证程序的公正和有效,另一方面又能够便利当事人参与诉讼,极大地提高审判效率,降低司法制度运行的成本。

依托电子诉讼平台,起诉、调解、立案、举证、质证、庭审、宣判、送达、执行等诉讼环节可以全流程在线完成,大多数案件当事人足不出户即可完成诉讼。白皮书显示,12个省开展“移动微法院”试点,依托微信小程序打造电子诉讼平台,将部分诉讼环节迁移到手机移动端办理,让当事人和法官感受到指尖诉讼、掌上办案的便利。

传统的审判流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数据信息从纸面转移到云上或链上,对应的立案、调解、送达、庭审、举证、质证等诉讼环节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需要建立相应的在线诉讼规则。与此同时,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涉互联网的新类型案件,通过典型个案裁判确立了一系列治理规则。李少平说。

三家互联网法院和各地法院也陆续制定出台了诉讼规程、诉讼指南、审判手册等文件,细化在线审理规程、明确在线诉讼规范。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推进“互联网+诉讼服务”,着力打造一站式多元解纷机制和一站式诉讼服务中心,从根本上重塑了法院与当事人及社会公众之间的信息交流模式,真正让司法更便民、诉讼更亲民、解纷更高效。

随着平台经济的兴起,互联网新型纠纷案例在不断出现,法院要把握住平台经济发展的新趋势,对于当事人起诉到法院的案件,要着力打造精品,不要满足于调解结案,通过法院的裁判为新类型的经济活动确立规则。薛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我国目前设立了三家互联网法院,对于其他普通法院,采用互联网技术开展审判工作的渠道将是“移动微法院”。李少平在12月4日的发布会上介绍,2019年3月,12个省(区、市)开展“移动微法院”试点,依托微信小程序打造电子诉讼平台,将部分诉讼环节迁移到手机移动端办理。截至2019年10月31日,移动微法院实名注册用户达116万人,注册律师7.32万人,在线开展诉讼活动达314万件。

最高法司改办主任胡仕浩认为,设立互联网法院是互联网司法发展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三家互联网法院在案件审理、平台建设、诉讼规则、技术运用、网络治理等方面,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传统的审判流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数据信息从纸面转移到‘云’上或‘链’上,对应的立案、调解、送达、庭审、举证、质证等诉讼环节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需要建立相应的在线诉讼规则。与此同时,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涉互联网的新类型案件,通过典型个案裁判确立了一系列治理规则。”李少平说。

原标题:互联网司法白皮书发布: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均已“加持”法院

12月4日,第六个国家宪法日来临之际,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发布《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并举行“宪法e路行”主题公众开放日活动。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介绍,《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是中国法院发布的首部互联网司法白皮书,也是世界范围内首部介绍互联网时代司法创新发展的白皮书。

在线诉讼规则方面,李少平说,例如,当事人不按时参加在线庭审的,根据规则如何处理;庭审中擅自退出的,对当事人会产生何种法律后果;电子送达适用范围、条件和效力等等。

摘要 12月4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乌镇召开《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新闻发布会,发布《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介绍,这是中国法院发布的首部互联网司法白皮书,也是世界范围内首部介绍互联网时代司法创新发展的白皮书。

互联网司法在全国布局,推动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

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和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全部上线统一标准的移动微法院小程序,并且实现总入口和分平台的全面连接。

“本案系我国首例大数据权属案。我院通过该案,首次明确了自然人信息、原始数据、大数据的权利属性与权利边界,同时赋予数据产品主体‘竞争性财产权益’,确认其可以此作为权利基础获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为大数据产业者营造了有保障可预期的法治营商环境。”杜前说。

除了探索在线诉讼程序规则,互联网司法还需要探索互联网案件实体裁判规则,成为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一环。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介绍,这是中国法院发布的首部互联网司法白皮书,也是世界范围内首部介绍互联网时代司法创新发展的白皮书。

责任编辑:周星如

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和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全部上线统一标准的“移动微法院”小程序,并且实现总入口和分平台的全面连接。

12月4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乌镇召开《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新闻发布会,发布《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

近年来,我国智慧法院建设高速推进,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均已规模化应用于审判工作。当事人已可以足不出户,通过互联网完成诉讼全流程。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印发《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的若干问题的规定》,有效明确了身份认证、在线立案、电子证据、在线庭审、电子送达、电子卷宗等在线诉讼规则,为完善在线诉讼程序和规则作出了有益探索。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印发《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的若干问题的规定》,有效明确了身份认证、在线立案、电子证据、在线庭审、电子送达、电子卷宗等在线诉讼规则,为完善在线诉讼程序和规则作出了有益探索。

在大数据领域,李少平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建设了人民法院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可以实时汇集全国3507个法院的审判执行、人事政务、研究信息等数据。2019年10月31日,已汇集全国法院1.925亿案件数据,目前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审判信息资源库。

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杜前在发布会上介绍,原告淘宝公司开发了“生意参谋”平台,是一款对网络用户浏览、搜索、交易等行为痕迹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的产品。被告美景公司通过不正当手段收集、售卖该数据产品,从中牟利。

推动制定电子诉讼法

区块链已落地司法场景

互联网司法并非仅仅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于司法,而是要在采用互联网技术后,探索在线诉讼规则和互联网治理规则。

杭州、北京、广州三家互联网法院是探索在线诉讼规则和治理规则的“先锋”,目前已在大数据权属、虚假流量治理等类型案件中作出了创新性判决。然而,目前互联网法院受理的涉及互联网规则的案件比例较低,未来互联网司法的专业性如何提升仍待实践检验。

区块链已落地司法场景

在大数据领域,李少平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建设了人民法院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可以实时汇集全国3507个法院的审判执行、人事政务、研究信息等数据。2019年10月31日,已汇集全国法院1.925亿案件数据,目前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审判信息资源库。

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杜前在发布会上介绍,原告淘宝公司开发了生意参谋平台,是一款对网络用户浏览、搜索、交易等行为痕迹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的产品。被告美景公司通过不正当手段收集、售卖该数据产品,从中牟利。

12月4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乌镇召开《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新闻发布会,发布《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

杭州、北京、广州三家互联网法院是探索在线诉讼规则和治理规则的先锋,目前已在大数据权属、虚假流量治理等类型案件中作出了创新性判决。然而,目前互联网法院受理的涉及互联网规则的案件比例较低,未来互联网司法的专业性如何提升仍待实践检验。

在线诉讼规则方面,李少平说,“例如,当事人不按时参加在线庭审的,根据规则如何处理;庭审中擅自退出的,对当事人会产生何种法律后果;电子送达适用范围、条件和效力等等。”

目前,三家互联网法院均已审理了一些互联网行业新型案件,确立了相关的裁判规则。比如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淘宝诉美景公司案,对于确定互联网行业中大数据作为一种财产应该归谁所有具有重要意义。

互联网司法并非仅仅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于司法,而是要在采用互联网技术后,探索在线诉讼规则和互联网治理规则。

三家互联网法院和各地法院也陆续制定出台了诉讼规程、诉讼指南、审判手册等文件,细化在线审理规程、明确在线诉讼规范。

然而,一位了解互联网法院运行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些案件即使涉网,也没有必要由互联网法院审理,那些简单的案件可以由普通法院审理,进而提高互联网法院的专业性。”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平台登录发布于澳门威斯尼人平台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数据区块链均已加持法院,区块链均已

相关阅读